【津城漫游20120615】北塘水库,我们追云去

作者:紫旭棠的流年之爱 / 公众号:zixutang520 发布时间:2018-10-21


一路向北,我们追云去
时间:2012年6月15日星期五
那个早晨,送阳阳上学,被早晨清新的空气、凉爽的风,还有蓝汪汪的天空所惑,一路都仰着头。回来的路是往北的,偶尔视线躲过水泥丛林,惊见北边低矮到天际的朵朵白云。那么浓,那么白,化不开一般,有如洁净的奶油。
回到家,看他在地铺上睡得香甜,忍了再忍,没有踢他起来,这家伙正腰椎治疗中,我可不好意思拉他去骑行。自己却忍不住,一遍一遍去扒厨房的窗户,踮着脚努力地看天,都市的高楼真讨厌。
上网吧,网断了,应该是欠费了吧。只好看电视,《你是我兄弟》,这电视剧还是挺抓人嘀。直到他有了动静,才叫他:喂,你看看北边的天去,很难得哦——
他又磨蹭了N久,才惺忪爬起,敷衍地走向北窗。再走回来,像变了个人,精神抖擞,眼睛发亮,冲我挥手:老婆,咱电视别看了吧,走哇。
我微笑:怎么样,值得一行吗?
他拍掌:太值了!
赶紧关掉电视,检查相机,换衣服,往包包里塞了必备的纸巾,但还是忘了防晒乳液。说实话,我真的不爱涂防晒霜,感觉皮肤上厚厚的连毛孔都堵住了一样,我喜欢畅快地流汗。这是懒婆娘的偷懒理由之一。
不过,还是学乖了,穿的长袖。外面挂着的长袖衣只有那件孔雀石宽松裙了,其实已经不太适合夏天,管它呢,这种天气,穿多穿少都是个热,我还防晒了呢,索性下边又加了条打底长裤。裙子有点藏式风格,顺手又在脖子上挂了条去年从八角街买的项链。
往哪儿骑呢。先得有个目标,我说干脆就一路向北吧,最美的云在北边,我们追云去,追到哪儿是哪儿,如果可能,我们就骑到北塘水库去。
果真一路向北。杭州道,转河北路,过河北路立交桥,到工农村,暂停,进小超市买水和吃的,此一去怕是中午赶不回来。
继续,闻着路边刚剪的青草香,过了工农村,经过大型车队,骑上塘汉路,把一幢幢高楼甩在身后,渐渐的,我们驶出了城市的范围。
两边虽然还是城市蔓延中的模样,不见了大片的芦苇与湿地,但见工程车与翻起的新土,甚至打好的地基。但终究还是渐渐开阔,风也越来越大,前方的天际有魔力一样吸引我们奋力向前,那里有云卷云舒,变化万千,它们渐渐地分出层次来,变得立体分明,十分奇妙。一路顶风呀,若不是那美妙的云,我们哪里有这动力,一直向北,不肯回头。
这条路骑行过几次了,记得05年第一次骑车远足,走的就是塘汉路,那时北塘水库边的杨北村刚刚搬迁,小村庄一片断壁残桓,跟棠一起去找他曾经的家。那时拿的是台小DC,可是也觉得拍出的照片特别好看。不知七年过去,那里可建成康庄大道了没。
过了第一条铁道。我记得08年时这里是废弃不用的,那时铁轨边芦苇丛丛,那个初冬的蒹葭苍苍,到现在我还认为是棠拍过的最美的一组照片。而此刻,铁轨两旁的苇丛已经割掉了,守铁路的小房子外有个小娃娃在蹒跚学步。看来,这铁道又重新启用了吧。
然后,集装箱大车就多起来了,在我们身边呼啸而过,卷起尘土。这些个庞然大物,怎么有这样凶猛吓人的速度。
果然,过了第二处铁道,曾经的创业村外,一辆厢卡慢腾腾掉头,司机大概是新手,有点手足无措,居然横在那里不动,而一辆重型集装箱车正飞速去,急刹车,伴随急打轮,险险地擦着厢卡的车头而过,路面上留下一轮很急陡的车轮印,虽然隔着一点距离,我们仍然闻到一股胶皮味。太危险了。用句当地人的话,这不是挣命吗。
再骑,就格外小心,贴着路边,一前一后。偶尔停车,路边有嫩绿的黄须菜,也有一丛丛的打碗花,还有很多苦菜花,居然不是平常见的黄色,而是蓝紫色。棠过去采了几枝送给我,我把它们插在袋子中。可惜烈日曝晒,不一会儿就蔫了。
就这样过了森林公园,不多久就到了那条东西向的杨北公路旁。丁字路口,西面来的大货车不知为啥都选择在这里掉头,对面就是杨北村的桥头,只是桥石栏已经不见。
左边的杨北村自然已经消失不见,但也未见修成公路,却有栅栏网围着,矗立着一根根的电线杆子,刚刚我们经过一个电厂来着,应该是往外送电的吧。右手边有一堆集装箱改造的简陋的房子,住的大概是拾荒者
。房子旁边是高高的坡,坡上砌着围墙,墙那边就是北塘水库了,可惜坡下有条隔离河,虽然不深,可我们也过不去。我还记得那年与他相识的第一年,正月里来拜访未来的婆家,这条隔离河结了冰,就从上面走过,踩着干枯的芦苇杆儿去到河边。那时的照片现在还在音箱上摆着呢。
棠说继续往北骑吧,这条路的尽处,也就是北塘水库的西北角那里,有土路可以上去。看看眼前脚下的路,我心里直嘀咕。
这是一条布满车辙与重型工程车履痕的泥土路,延伸向远方,怎么也有个两公里的样子。刚下过雨,路面尚还未全干。这样的路,对我们的自行车实在是个挑战。
说是骑行,其实我们的装备让人笑掉大牙,他骑的不过是上下班买菜接送孩子的家用自行车,我骑的居然还是折叠的小金刚,车轮小得还没脸盆大。能骑到这里已经是奇迹了。他一个劲儿说没事,还要和我换车骑,我不肯,大车轮轻松点,他腰不好,还是他骑吧,就连斜挎的相机包,我也不肯让他背呢,免得他腰椎负重。
一路颠簸,感觉手臂上的肉颤得发麻了,心里祈祷小金刚的材质禁得住如此折腾,不要断掉。反正推推骑骑,一开始身边还时不时有小车经过,前方不远处有个搅拌厂,还有个院落,大约是那里的人,后来渐渐的没了人迹,若不是远远的更西边,有一片在建的高楼,真的仿佛已经到了天边——房地产开发到这里,把世界逼得再无一处退路,真够让人佩服的了。
未来的日子,这里也许将不会再如此刻的样子,空寂得只能听得见呼呼的风声。身边浅浅的河水变得清澈了,不再布满缠绵的水草,岸边绿油油的黄须菜在风中尽情摇摆。就连我的头发,也张牙舞爪起来,好不容易才能拍上一张脸上没有乱发的照片。
此时此刻,站在这里,视野无比开阔,再没有任何阻挡物,北方天空里似乎藏着一个神秘的棉花糖制造机,大团大团的云彩铺天盖地飘过来,静静地凝视一阵,你似乎就会融化其中,随着云朵一起飘游。
这画面,就好象某些电影中的镜头,人不动,从高空俯拍下来,摇臂旋转,于是,人也在转,景也在转,天地都在转。在六月竟然有此绝世好天气,我们都觉得太神奇了,神奇得真想展开怀抱去拥抱蓝天。
真的,有时候不用去追求多么了不起的风景,就这简单的云,足以让人痴迷。棠赞叹,真像到了西藏——
可是很晒,真是太晒了,正是午间啊。幸而并不觉得有多热,因为风很大,微凉。裸露在外的脚背和手背,渐渐发红发疼,袖子和裤腿褪一褪,就看到截然不同的两种颜色,继上次骑行塘沽南站晒出长长的黑手套之后,再变本加厉地晒成黑手党。后来照镜子,发现鼻尖也晒红了。
四下里没有一棵树,只好就坐在晒得龟裂的小河边吃午饭,矿泉水,饼干,三只卤蛋,两根火腿肠。
吃饱喝足就拍照,天地间只有风,没有人,我们尽情发挥。
一条乡间泥路,一片天空,这是最简单的风景,然而也是最变幻的风景,不变的是路,变的是云,每时每刻它们都在动。变的也是我们两个,他支好脚架,不再拘泥于俗套的合照,想出更有趣的创意。
我在前面定位聚焦,托起手掌,他利用短短10秒跑到远处,画面就形成了视觉差,好象站在我的手掌中一样。因为没有第三个人的眼睛掌握方位,全是自拍,所以远处的位置比较难定,经常会穿帮。
倒也拍出了几张自我感觉比较完美的,缩小后基本看不到破绽,贴去空间里,居然很多人以为是PS的。
总之,拍照真是件挺好玩儿的事,尤其,当你有个“专属摄影师”的时候。嘿嘿。有没有感觉,不管玩什么,骑行也好,摄影也罢,业余水平也好,专业水平也罢,只要投入,只要乐在其中,一切就都OK。
1、骑上河北路;

2、过了河北路立交桥,大顶风,唯有这下坡时才不必用力蹬车。棠一直尽职尽责地在后面抢拍我执著向北的背影。

3、过了工农村,驶上塘汉路,仔细看,这就是差点酿成惨祸的那一幕。

4-5、过铁道。


6、棠身后就是曾经的杨北村所在地。

7、这条泥路刚刚开始,还偶尔可见来往的车辆。

8-11、继续向北。那排树和围墙的后面,就是北塘水库。云越来越美了。




12、随行随拍,在这个土堆上我坐了好一阵。

13、浅浅的河里盘踞着众多水草,河边绿油油的,就是秋季里一片火红的黄须菜,也就是盐地碱篷草,一般就爱生长在河海相连的地方。

14、再骑一段,水变清了。如果爱垂钓,来这里当回姜太公也不错,只是鱼都不大。这是棠说的。

15、索性就在这里午餐了。

16、有白蓝大罐子的地方,据说是个搅拌厂。有厂子的地方自然就有人了。

17、房子建到这里来了,不知有谁会买。或者尽早这里也会变成城市,城市的边缘一直在扩大。

18-19、再往更远的北边骑,终于不再有厂房,不再有人,只是电线一路架随至此。路越来越搓板了。


20、好象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云似的,射一朵下来。

21-23、好了,拍照时间到。车子停到一边,天空就是最美的背景。

24、头图的云,小小地P了一下,变成心形的了。这是原图,嘻嘻,怎么样,其实P的并不很过份哈,起码它有半个心形在那里的。如果有心,你会懂的。

25-26、创意时间到。拍这组照片还很浪费体力呢,十秒钟跑去远处,来回跑个几趟,也是蛮累的。我站在他头上,不过仔细看,会发现定位定得不太完美,我的鞋子没露出来。


27、这一张,贴在空间,有人说,棠怎么也逃不出你的手掌心,还有人说,不老实就收了你——哈哈。

28、这张的创意嘛,是他把我托在手里要吹,我在祈求不要不要。不过很多人都说:这是手心里的宝。嘿嘿。

北塘水库,邂逅红腿娘子
又再深入地往北骑,北塘水库西北角清晰可望,东西纵向的那架桥不知是哪条,后来查可能是滨海新区西外环的一段,应该还没开通。
一路颠颠簸簸,眼前的云因为有了观众,越发挥洒自如,渐渐脱离北边天空的束缚,成团成团地分别往东往西飘去,好象在进行一场云的大迁徙。而北边天空那个神秘的棉花糖制造机,则永远不枯竭地吐着白云。
几次萌生退意,莫说晒,也有点累,还担心小金刚不禁折腾,因为越往北骑,意味着一会儿回去的路也越漫长,这个地方半个人影儿不见,要是车坏了可是哭告无门。另外也怕时间不够,一会儿他还要去推拿,我还要去接阳阳,再浪漫也脱离不了实际。
可是棠兴致勃勃,说听我的,咱就骑到头儿,时间绝对够。只好随他。其实如果没事,就是跟他一路骑到永定新河,顺着河边再往西骑去北塘我也不怕,咱又不是腰椎患者。
风声依旧,忽然又多了欢快的鸟叫。
身边不知何时竟然有很多鸟儿来回穿梭,它们飞得不高,有的就在左边半枯半荣的芦苇丛上空,有的就在河面上低掠,更有甚者,有的就站在河湾中浅浅的沙洲之上。
可以清楚地看见鸟们有着尖尖的嘴巴、修长的红腿、黑黑的翅膀、白白的肚子,体态轻盈优美,体型比海鸥大,但比白鹭小,体态极其优雅。最妙的是它们的红腿,两折,当中有“膝盖”,是可以折的那一种,而且细弱得颇有楚楚可怜之姿。
无疑它是一种水鸟,我们叫不出名字来。但听它的鸣叫声,类似海鸥又不是海鸥,与平常常听到的叽叽喳喳啾啾又不同,这种声音,让我想起幼儿泡澡时一同在大盆里漂着的那种塑胶小鸭子之类的玩具,一捏就会叫的,这种鸟叫,就极像捏塑胶小鸭子时发出的短促响亮的声音。

北塘水库占地极广,颇有碧波浩瀚之势,经年有南来北往的各种候鸟在此经过,我记得几年前那次北塘水库行,看守水库的大叔就介绍说金秋时节这里候鸟成群美不胜收。而我们并没刻意去追寻过,而这一次,还没亲近到水库,只在其旁的荒郊野塘,就领略了几分鸟儿的自然之美,真是不胜之喜。
此时天高云淡风清,四野无人,却有数只鸟儿在我们身旁头顶盘旋飞翔欢叫,我们站在那里,就像在接受它们的巡礼。忍不住学起它们的叫声欢叫,总是学不像。
棠举起长焦镜头,捕捉鸟儿们的身姿,可惜,终究不是打鸟的设备,拍出来的画面也并没有我们看到的美。话说不久前在搜狐博客闲逛,逛到一位专业打鸟的摄影人博客,一下子就喜欢上了,他拍的荣成天鹅,真是太美了。我相信那样展现自然之美和鸟儿之美的画面,一定是要有耐心、恒心、以及爱心才能拍出来的。
不知道我们这辈子能否有此机缘,幸运地一睹那些天鹅场面。有向往总是好的。神思回到眼前的鸟儿身上,它们亦有灵性,也很有表现欲,或许很少有人出现在这,它们感到好奇,也或许它们可以判定我们并无恶意,就偶尔有机灵又活泼的,特意急冲上高空,特意到镜头上空飞旋一圈。
甚至有一只,还落在了不远的泥径上,站定,认真地打量我们。我们怕惊飞它,也不敢过去,就这样俩俩相望相持了好一会儿,我又笑又叫说,快拍它,它都给你摆好POSE了呢。
棠一点一点小心靠近,它也不飞走,只是小小的脑袋转动着,似乎在揣测打量,直到靠近它的心理界限,它才转身,但也不飞,就是乍着翅膀跳离几步,再站定回望,几乎可以看到它无辜、调皮的眼神,我笑得不行,夸它,真是个好麻豆。
这个情景,竟然让我生出人鸟相处的幻想来,想象自己坐在塘边,洒着饼干渣喂鸟,鸟儿们围在旁,跳到我肩上手上。一派和谐。不过,没有培养感情的时间了,只能就这样了。还有一点遗憾,就是这些鸟儿似乎不太喜欢聚在一堆飞,都是各飞各的,画面里难得有三只鸟同在的。
回家百度,真让我们查着了此水鸟的出处,你猜它是谁,还记得小学就学过的寓言“鹬蚌相争,渔人得利”吧,原来它就是其中主角之一,我们神交以久的“鹬”,其学名叫做黑翅长脚鹬,俗称“红腿娘子”,常见于我国新疆、青海、内蒙古等北方省区,在温暖的地方越冬,喜沿海浅水及淡水沼泽地,以昆虫、蝌蚪等为食。
没想到,此次骑行,邂逅了如此美丽的鸟儿,真是一大收获,我们亦不会因为没与北塘水库亲密接触而遗憾了,或许以后的日子可以常来,看鸟,追云。
眼看时间已到,虽然漫天里云卷云舒,越多美丽多姿,虽然想象中夕阳西下的时刻一定格外绚丽,但还是不得不回了。回程顺风,可因为双腿有些劳累,膝盖也感觉脆弱无比,还是觉得归程有些漫漫。
离开杨北一段路后,看到一路标,标明此地距离高新管委会为8.8公里,如此计算下来,我们此行往返大约有三十公里多了。
原以为第二天一定腰酸腿痛,结果一觉醒来,发现并没那么严重。不禁有些微自豪。等哪天再有如此无敌好天气,希望到时身无牵挂,可以一路骑下去。
照片。此行又一大收获,莫过于邂逅红腿娘子,它们无论是飞还是站,都身姿优雅。可惜并未成群飞翔呢。
1-6、不知道它们是好奇呢,还是真的懂得我们在拍它们,有那么两三只就刻意地在棠头顶逆光盘旋。


7、有一只还跑到泥径上站着与我们俩俩相望。这一只,它的腿居然折着站在那里呢。

8-10、后来它就这么跑到泥径中央站定,气定神闲地望着我们,棠小心靠近,到了它心理承受的最近距离时,它就展翅跃开了,然后站在它以为的安全距离外继续回望我们。很久也不飞。

11、还有数只就在野塘与芦苇丛上低飞。

12-17、有的就站在浅塘中,难得的是有时三两只站在一起,证明我们见到的并非只有一只。嘻嘻。


18、一只蜻蜓。

19-23、下面就是咱自己的自恋照了。其实蛮喜欢大风猎猎舞动裙摆的感觉,可是吹得满脸头发就实在很让人郁闷了,总得不时的拨弄头发。

24、全面展示一下俺这条裙,其实很肥大,起码再小一码才好。


爱的最高境界,就是经得起平淡的流年。
与您分享,紫旭棠一家的喜怒哀乐。
旅行、生活、成长。
岁月深深,流年有爱。
谢谢关注。

关注紫旭棠的流年之爱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